您的位置: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忍者之戰
忍者之戰

云南时时彩解码器:忍者之戰

某天早上,在CITY的公園里,鈴女手上拿著碼錶,悠閑的坐在長椅上。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鈴女抬起頭來說道:「時間差不多了……??!她來了!」

  就在這時,只見加奈美的雙手各提著一個水桶,并以最快的速度,繞著跑CITY的市區一圈回來。

  這是她們最近一直在做的體能訓練,一開始加奈美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夠完成,而現在只要用較短的時間就能做到,跑步的速度可以說是變的非常的快!
  在抵達終點后,加奈美把水桶給放了下來,有些疲憊的說道:「呼~~總算是跑完了!這一次的時間怎么樣?」

  「比上一次又快了30秒,你變的越來越厲害了!加奈美?!?br />
  「是嗎?嘿嘿!雖然說這是很正式的訓練,但是要提著水桶在街上跑,感覺還挺引人注目的!」

  「哎呀!這個不重要啦!想看的人就讓他們去看吧!另外……你這一次也沒有讓水灑出來,這樣跑步的訓練可以算是告了一個段落了!」

  「真的嗎?太好了!這下子我就能挑戰更能難度的修練啰!」加奈美斗志高昂的說道。

  就在這時,有一個看似可疑的男子靠近了加奈美,問道:「請問你是利薩斯的加奈美小姐嗎?」

  「是我本人沒錯!請問你是……」

  「加奈美,危險!」

  正當加奈美想要詢問對方的身份時,鈴女察覺到了對方的意圖,便趕緊護在了加奈美的面前。

  「鈴女!」

  只見對方從袖子里掏出一把苦無,正要動手攻擊加奈美時,卻被鈴女給擋了下來。

  男子說道:「真不愧是伊賀的鈴女小姐,果然身手不凡!」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攻擊加奈美?」

  「你問我為什么?因為我是來追殺她這個逃忍的!」

  男子往后退了一步,將身上的偽裝給脫掉,只見他底下穿著一套忍者服,還繡著所屬勢力的徽章。

  加奈美驚訝的說道:「你是JAPAN關東的風魔忍者!」

  「沒錯!加奈美,雖然當年你是因為意外而跟同伴們走散了,但是你居然改投了利薩斯王國,光是這一點我們就可以認定你為逃忍,而逃忍的下場……就是要被殺掉!」

  「哼!你不要作夢了!人家才不會這么輕易的就被殺掉呢!」

  「喔?那我們就來試試看吧!」

  風魔忍者話一說完,就直接越過了鈴女,開始跟加奈美打了起來。

  「加油??!加奈美,展現修行的成果讓他看看吧!」

  「是!」

  鈴女就這樣站在一旁,悠閑的看著兩人的生死決斗。

  雖然加奈美做了不少修行,但那也只是體能訓練罷了,論忍術和戰斗技巧,明顯都是對方略勝一籌。

  「哈哈哈!你就只有這點程度嗎?」

  「可…可惡!這傢伙怎么這么強???」

  看到加奈美處於劣勢,鈴女有些無奈的說道:「唉~!居然被對方壓著打,看來加奈美的修行還不夠??!稍微去幫她一下吧!」

  然而……正當鈴女想要出手相助時,卻被突然其來的幾名式神給擋了下來。
  「什么?」

  「嘿嘿!你不要作夢了!我是不會讓你去打擾我的同伴的!」

  這時從一旁跳出了一個陰陽師,很顯然對方是和風魔忍者同一夥的。

  「可惡!居然還有同夥!」

  「鈴女!」

  「喂!你居然還有心情看旁邊??!先擔心一下你自已吧!」

  風魔忍者毫不留情的攻擊加奈美,加奈美只能狼狽抵擋。

  鈴女說道:「加奈美,你不用管我!專心的對付敵人就好!」

  「可是……嗯!我知道了!」

  聽到鈴女這么說,加奈美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與風魔忍者的戰斗上。

  這時鈴女冷冷的對著陰陽師說道:「哼!你以為只靠幾個式神就能對付的了我嗎?不要太小看人了!」

  「嘿嘿!鈴女小姐的實力我也是知道的,但是用這一招的話呢?」

  陰陽師話一說完便開始施法,鈴女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她迅速的往空中丟了一支苦無。

  陰陽師看到后先是冷笑一聲,心中嘲諷鈴女慌亂了手腳。

  只見剛才的幾名式神都發出了亮光,然后變成一個方塊形的結界,把鈴女給關在里面。

  「什么?這是……」

  陰陽師得意的大笑:「哈哈哈!怎么樣???這就是我拿手的監牢結界,就算是鈴女小姐也絕對逃不……嗚!」

  陰陽師的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鈴女剛才丟出去的苦無給刺死了,原來剛才的苦無,鈴女并沒有把它給隨便亂丟,而是垂直的朝空中丟出去,在經過一小段距離的飛行后,便精準的落在敵人的頭上。

  可憐的陰陽師還帥不過3秒,就直接領了便當!而陰陽師一死,結界也就自動解開。

  「搞什么???這傢伙也太弱了吧!喂!加奈美,我這邊搞定了!你也快點解決他吧!」

  「什么?兄弟??!」

  看到同伴兩三下就被殺掉,風魔忍者大吃一驚。

  加奈美得意的說道:「哈哈哈!這下子形勢逆轉了吧?看招!」

  「嗚~~可惡!就算我拚上這條命,我也絕對要完成任務!」

  風魔忍者使出全力,打得加奈美措手不及。

  加奈美心想:「可惡!再這樣下去的話,我一定會被打敗的!該怎么辦呢……有了!」

  這時加奈美急中生智,趕緊往地上扔了一顆煙霧彈。

  風魔忍者見狀趕緊往后退了一步,接著使出風遁術將煙霧給吹散。

  這時只見加奈美施展了分身術,變出了兩個分身,并朝著敵人發動攻擊。
  風魔忍者喊道:「忍法?風魔手里劍!」

  風魔忍者將手里劍丟了出去,原本只有手掌大的手里劍,立刻變的和車輪一樣大,一下子就干掉了加奈美的兩個分身。

  「嗯?這傢伙的本尊上哪去了?……??!」

  風魔忍者慘叫一聲,回頭一看,只見加奈美從他的背后發動攻擊。

  原來剛才加奈美變的分身并不是兩個,而是三個,其中一個趁著煙霧快要被吹散的時候,趕緊繞到了敵人的背后,剛好這時敵人的注意力都在前面兩個分身上,所以才讓加奈美有機可趁。

  當然!加奈美之所以能贏的那么漂亮,還是要歸功於鈴女對她的鍛練,不然原本的她勉強也只能變出兩個分身而已。

  看到加奈美打倒了敵人,鈴女讚嘆的說道:「太棒了!加奈美,這一仗贏的漂亮!」

  「是嗎?呼~~我快要累死了!」加奈美疲憊的說道。

  「不過啊……剛才應該還能再贏的輕松一點!而且追兵什么的也還會再出現,你可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喔!」

  「我…我知道了……嗚……」

  這時加奈美真的是精疲力盡,整個人無力的跪坐在地上,在做完體能訓練之后,又馬上進行這種生死搏斗,可說是把加奈美給累壞了!

  在那之后,鈴女開始對加奈美進行一些實戰和注重平衡的修練,只要把平衡感給練好,那么就算站在不怎么利於站立的地方,也能發揮實力來戰斗。

  而這樣的修練持續了好幾天,途中蘭斯還跑來搗亂一下,害的加奈美又要重頭開始。

  另一方面,這時的我正在辦公室里處理公務,自從赫爾曼第三軍入侵卡拉村之后,我便派我麾下的忍者部隊去監視赫爾曼軍的行動。

  雖然我知道他們暫時不會有什么大動作,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這些都是必要的防護措施!

  除此之外,大陸各地的情報也都會定期的傳回來,不光是忍者部隊的調查,還有商人們帶來的情報,甚至是庫雷因又不小心在哪里偷聽到的重要機密,這些光是整理起來就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當然!情報知道的越多,就對我越有利,畢竟即使我熟知蘭斯系列的劇情,但也不是全知全能,我必須要知曉世界上的各種事情才行!

  「喔?卡拉村已經重建好啦!速度可真快!」

  這時我正在閱讀事務總長櫻寫給我的信,由於我很關心這件事,所以櫻就把目前的狀況寫成書信,然后交給莉賽特,再要她偷偷的送過來。

  我心想:「看來時間也差不多了,那么下一個大事件應該也快要開始了才對!剛好最近等級又練到了LV50,這下子不管有什么突發狀況我都不會怕了!」
  我在心中暗自得意,同時握緊了拳頭,感受著體內蘊藏的強大魔力。

  突然間,我覺得有些口乾舌燥,有種想要喝點東西的感覺。

  而正當我想要叫人送飲料過來時,房間的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然后女仆長比斯凱塔便拿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主人,抱歉打擾您工作了!我剛剛做了一些點心還有紅茶,您有空的話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呢?」

  「好??!比斯凱塔你來的正好!我剛好想叫你拿點吃的跟喝的過來?!?br />  於是我便盡情的享用比斯凱塔為我準備的點心還有紅茶,而比斯凱塔則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候我用完餐點。

  我讚嘆的說道:「嗯!真是好吃??!比斯凱塔,你很擅長制作點心呢!」
  「謝謝您的夸獎!」

  在享用完美味的餐點之后,比斯凱塔除了收拾餐具之外,還順便把桌子給擦得乾乾凈凈。

  這時比斯凱塔問道:「對了,主人您今晚要找誰侍寢呢?」

  「這個嘛……難道今晚都沒有人來預約嗎?」

  「是的!我已經先去確認過了大家的意見,以及每個人的身體狀況,還有生理周期等等?!?br />
  為了安全起見,我有讓比斯凱塔來負責管理每個人的生理和健康狀況,如果有什么問題的話,就立刻送去醫院檢查。

  我說道:「如果沒有人預約的話,那我還真的不知道該選哪個人呢!畢竟人選實在是太多了!」

  「主人……」

  「嗯?怎么了嗎?比斯凱塔?!?br />
  「主人……雖然我這么說或許有些不敬,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讓我來做您的今晚對象嗎?」

  「咦?!你…你是認真的嗎?比斯凱塔?!?br />
  「是的!主人的幸福就是身為女仆的我的幸福,如果性交能讓您感覺到幸福的話,雖然可能會有所不足,但我還是會努力為您效勞的!」

  比斯凱塔把話說的很誠懇,我能夠從她的話語中感受到她的真心,不過有一件事還是得先確認一下才行!

  我說道:「比斯凱塔,雖然你是我的女仆,但是這種事情我還是比較喜歡跟愛慕我的人一起做,所以……你能夠告訴我在你的心里,究竟是怎么看待我這個人的嗎?」

  「我是把您當成是理想的主人來侍奉的!」

  「喔?」

  「除此之外,那個……」

  這時比斯凱塔的語氣變的有些害羞,說道:「主人,您是第一個不會因為我的表情而感到恐懼的人?!?br />
  「呵呵,這又不算什么,只要稍微了解你一下,無論是誰都可以……」
  「不!只有主人您才是這樣!」

  一提起這件事,比斯凱塔的語氣就變的比較強烈一點。

  比斯凱塔說道:「老實說……我是一個非常笨拙的人!我也知道自已天生就是長的一張苦瓜子臉,但總是會在無意識下就擺出一副好像是生氣的表情?!?br />  「我也知道再這樣下去的話會是不行的!但是……無論我怎么努力的想要改善這件事,始終卻……」

  我站起來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的說道:「別這么說!起碼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了!」

  「但即使如此,主人也沒有因為這樣而討厭我,甚至還對我很關心!而且不光是我,就連其它的女仆們都是一樣!」

  「因為你們就像是我的同伴一樣,即使你們只是受雇用而來,但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正因如此,我才會真心的把您當成是主人看待!您有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性格,還有那堪比女神的美麗容貌,再加上無所不能的能力,而更重要的是……您時時刻刻都展現著雄心壯志,這才是我所追求的主人!在遇到您之后,我更加確定了這件事!」

  「比斯凱塔……」

  這時我強行的將比斯凱塔摟抱在懷里,并直接給她一個吻。

  比斯凱塔嚇了一大跳,因為她沒有想到我居然會對她做出這樣的舉動。
  我說道:「比斯凱塔……你的心意我已經很清楚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不光是把我當成是你的主人,還有當成是你的愛人來看待!」

  「是的……我的主人!從今以后……我會全心全意的來服侍您,滿足您所有的需求!」

  「說的好!那么……今天晚上9點來我的房間,可以嗎?」

  「好的!我會先做好準備的!」

  「呵呵,我可是很期待喔!」

  事情決定好后,比斯凱塔收拾好東西,離開了辦公室。

  此時的她臉上正佈滿著紅暈還有羞澀,那是戀愛中的女人才會有的表情,剛剛在接吻的時候,我就順勢用了性魔法,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鐘,但是已經讓比斯凱塔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

  「主人……嗚……不行!我必須要振作起來才行!先去把工作給做好,然后9點的時候……」

  一想到晚上9點將要發生的事,比斯凱塔便感到心頭小鹿亂撞。

  到了晚上9點,我悠閑的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紅酒,一邊看著掛在墻壁上的時鐘,一分一秒的流逝。

  突然間,房間的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我知道來的人一定是比斯凱塔,便說道:「進來吧!」

  「抱歉打擾您了!主人?!?br />
  比斯凱塔跟往常一樣,身上依舊穿著女仆裝,不過我可以看得出她是有梳妝打扮后才過來,身上隱約散發著一股香水味,讓人為之振奮!

  我問道:「你做好準備了嗎?」

  「是的!主人?!?br />
  比斯凱塔深深的行了一個禮,準備向我獻上她的貞節。

  比斯凱塔開始脫掉身上的衣服,隨著衣服一件件的脫去,映入眼簾的是一件性感的紅色蕾絲內衣。

  我心想:「想不到比斯凱塔還滿懂情趣的,知道要穿的性感一點來取悅男人!」
  比斯凱塔害羞的問道:「主人,您覺得這套內衣怎么樣?」

  「嗯!很不錯!看來你準備的很周到喔!」

  「謝謝您的稱讚!那么……還請您享用吧!主人?!?br />
  比斯凱塔話一說完便躺在床上,抬起雙腿等候我的寵幸,而我也迅速的脫光身上的衣服,然后爬上床來,準備享用眼前的美人兒。

  比斯凱塔說道:「主人,請您照著自已喜歡的方式去做吧!無論您想要用什么玩法,我都愿意配合的!」

  「呵呵,那就先來接個吻吧!今天早上的吻還記得吧?」

  「嗯!」

  比斯凱塔害羞的點點頭,然后閉上眼睛,將嘴巴給嘟了起來。

  我順勢低下頭去和比斯凱塔接吻,我的嘴唇貼在了她的香唇上,同時用手去搓揉她的胸部,并順手要將她的內褲給脫下來。

  比斯凱塔感覺很害羞,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一直以來,比斯凱塔雖然曾有跟男人交往過,但是每一個都不遲久,所以她一直保持著處女之身,而如今她就要被我給破處了。

  我一邊親吻著比斯凱塔,一邊熟練的解開她的內衣褲,而比斯凱塔也配合著我。

  很快的,她便全身赤裸,即使她的表情帶著幾分嚴肅和羞澀,但此時的我可不會像蘭斯那個廢物一樣,才到半路就熄火,這車我可是要一路開到終點為止?。ㄔ骶縝檎僑绱?。)

  我抬起頭來,兩眼死盯著比斯凱塔那美艷的胴體,白里透紅的肌膚,骨肉均勻,胸前一對又圓又大的奶子,再搭配上兩粒鮮紅的乳頭,看起來是如此的誘人!
  而下面是光滑細膩的小腹,凹凸玲瓏的曲線,渾圓修長的玉腿,延到大腿的根部。

  稍凸的陰阜,上頭有著些許的陰毛,看起來比斯凱塔有特地修剪過,在明亮的光線下,亮而微透著光澤。

  這時比斯凱塔又把雙腿給抬起來,并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露出那迷人的桃源洞口。

  比斯凱塔看到我正色瞇瞇的盯著她,雖然害羞的滿臉通紅,但是基於女仆的職責,仍舊嬌聲滴滴的說道:「主人,您可以插入了!」

  「不,在這之前還要再做一些前戲,不然硬插進去的話,你會覺得很痛!再說……我還想多欣賞一下你這迷人的肉體!」

  「這……」

  一聽到我這么說,比斯凱塔覺得很驚訝,因為一直以來,凡是跟比斯凱塔交往的男人,即便對她的裸體產生了反應,但是一看到她那張嚴肅的臉,卻又馬上軟了下來,而我居然還能目不轉睛的盯著她,將她從頭到腳全都看了好幾遍。
  比斯凱塔害羞的問道:「主人……」

  「嗯?怎么了嗎?」

  「您覺得我……有女性魅力嗎?」

  「呵呵,當然有啦!比斯凱塔的身材這么好!一點都不輸給其它的女孩子?!?br />  「可是……我的臉并不好看吧?雖然我認為自已長的還不算太丑,但總是扳著一張臉,我是一個不會露出笑容的女孩子,像我這樣的人……就算身材再好,也是一點魅力也沒有的……」

  我搖搖頭說道:「不是這樣的!比斯凱塔,你不要把自已想的那么自卑!就算你不看好你自已,但是對我來說你還是很有魅力的!不信的話……你摸摸看??!」
  這時我故意抓著比斯凱塔的手,往我的肉棒摸去。

  「??!好…好大??!」

  比斯凱塔嬌喊了一聲,雖然她不會排斥男人的性器官,但親手觸摸它,這還是第一次。

  比斯凱塔驚訝的說道:「雖然早就聽說過了,但是主人的性器……真的是又粗又硬,而且還熱呼呼的!」

  「呵呵,這可都是因為你的關系喔!比斯凱塔?!?br />
  「真…真的是因為我而……?」

  「沒錯!如果你真的一點魅力也沒有的話,我是不可能會勃起的!畢竟我可是很挑的!不是哪個女人我都想隨便上,只有那些具備女性魅力的女人,我才會想要抱她們!」

  「也就是說……在主人您的眼里,我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嗎?」

  「沒錯!」

  「嗚……好高興喔!我從來都沒有這么感動過!能夠認識主人……真是上天賜予我的幸福!」

  比斯凱塔說著說著,便流下了幸福的淚水,即便女仆的職責就是侍奉他人,但是能獲得主人的認同,這就是身為女仆……以及身為女人的最大的幸福!
  我用手指擦乾比斯凱塔的眼淚,溫柔的說道:「好了!比斯凱塔,幸福的時光還很長呢!畢竟接下來才是重頭戲?!?br />
  「說的也是……來吧!主人,我已經準備好了!」

  看到比斯凱塔的神情,我忍不住的將她不壓在身下,不斷的吻著她的粉頰和櫻桃小嘴上,直把比斯凱塔吻的有些喘不過去。

  我的一雙大手也不客氣的,盡情搓揉著比斯凱塔的乳房,不斷的揉揉捏捏,而那兩粒紅色的葡萄,我也不忘的挑逗了幾下。

  比斯凱塔被我這種狂野的愛撫,挑逗得臉紅心跳,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的清楚的感受到男女間的情欲,現在的她并不是我的女仆,而是一個渴望我抱她的女孩子。

  這時我用手指愛撫比斯凱塔的桃源洞,第一次被男性碰觸,比斯凱塔不由得全身顫抖了起來。

  我笑著說道:「呵呵,比斯凱塔的這里還滿敏感的嘛!」

  比斯凱塔嬌喘的說道:「啊啊~~主人……請您溫柔一點……人家的那里……啊啊~~」

  在我的黃金手指的挑逗下,比斯凱塔覺得全身騷癢難耐,體內的欲火也越來越高漲,甚至還有些許的淫水,從桃源洞緩緩流出。

  看著比斯凱塔的騷樣,我知道她的性欲已經被挑逗出來,舒服的用手緊抱著我的脖子,嘴里不停的呻吟著,整個人沉溺在性愛的快樂之中。

  「比斯凱塔,你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插穴了喔!」

  「是!我已經準備好了!主人,人家的小穴……隨時恭候您的光臨!」
  比斯凱塔話一說完,便主動的張開雙腿,將它的小穴整個露了出來。

  由於經過了剛才的愛撫,現在整個小穴都濕淋淋的,些許的淫水正從穴口流出,然后順著大腿滴落在床上。

  看到這個情形,我有些忍不住的提槍上陣,一手扶著大肉棒,把漲得紫紅的大龜頭,對準比斯凱塔的小穴口,先是輕輕的摩擦了幾下,然后一鼓作氣的插了進去。

  「好痛!」

  破處的疼痛讓比斯凱塔忍不住的叫了出來,雖然她早就有心里準備,但是身體上的疼痛還是超乎她的想像。

  這時我停了下來,問道:「你還好嗎?比斯凱塔?!?br />
  「我…我還好!主人您不需要顧慮我,盡管照著您的意思去做吧!」

  雖然比斯凱塔這么說,但我知道她其實痛的要命,不過這也是少女成長為女人的必經之路,即便比斯凱塔早就是成熟的女性,但也免不了要跨過這一關。
  我說道:「你先忍耐一下,我用性魔法調節你的身體感官,等一下你就會覺得舒服了!」

  我話一說完便慢慢的挺動腰部,大肉棒在小穴里輕輕的抽插起來。

  比斯凱塔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她感覺到下體正受到我的連續沖擊,由於力道不是很大,所以還能接受。

  漸漸的,比斯凱塔感覺到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原本火辣辣的疼痛感正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異樣的酸麻感。

  這種舒服的感覺傳遍全身,隨著我每一下的沖擊,比斯凱塔都會忍不住的張口呻吟起來。

  「啊啊……啊啊……主人……我……啊啊……」

  「怎么樣?是不是開始覺得舒服了呢?」

  「是的!主人的大雞巴……把我干得好舒服……這種感覺……難道就是性愛的感覺嗎?」

  「說的沒錯!比斯凱塔,你就盡情的享受吧!如此一來,你也會愛上這種感覺的!」

  我話一說完便開始加強抽插的力道,透過性魔法,我可以知道比斯凱塔的精神狀況,現在的她正渴望我能夠更進一步的佔有她、侵犯她,讓她享受一下,這人世間最幸福的感覺。

  這時我用手指挑逗著比斯凱塔的陰核,她的身體突然就興奮的抽搐一下,顫抖的滋味是那么刺激,而且大雞巴在小穴抽送的滋味,更是讓人覺得痛快!
  「啊啊……啊啊……主人……您插得我……好爽啊……啊啊……」

  雖然比斯凱塔并不擅長淫詞,但她還是試著說出一些淫亂的話來給我助興,看到懷中的美人兒如此的可愛,我自然是更加用力的干她,讓她爽翻天!

  「啊啊……主人…啊啊……我的主人……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由於小穴被大雞巴緊緊的塞住,每次雞巴抽插一下,大龜頭的肉溝就刮著陰道壁,陣陣騷癢,穴內的花心也被撞頂得酥麻。

  比斯凱塔舒服的媚眼如絲,雙手緊抱著我的脖子,雙腿也夾住了我的腰,嘴里大聲的淫叫,宣泄著心中的喜悅。

  「主人……您插的我好爽……我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啊啊……主人……我實在是太幸福了……能夠有像您這樣的主人……我比斯凱塔……真是死而無憾……」

  我說道:「比斯凱塔,在辦事的時候可別提什么死喔!不過我還是會讓你體驗一下登上極樂的感覺!」

  這時我每次抽送都將陽具整根插入后,龜頭頂緊花心么旋了兩下,才把它抽出來,如此的挑逗下,弄得比斯凱塔欲仙欲死。

  「啊……主人……您太會插了……我感覺好舒服啊……啊……啊……」
  比斯凱塔的浪叫聲越大,雖然口中叫得要死要活的,可是雙手卻緊緊的摟住我,好像怕我溜走似的。

  我見她浪蕩得如此可愛,大雞巴便拚命的抽送著,如猛虎下山般的勇猛,每一次都插到底,干得她渾身的骨子都舒服到不行!

  漸漸的,比斯凱塔也習慣了這樣的性事,兩腿夾住我的腰部,肥臀猛拋急扭的配合我的抽插,嘴里發出極為誘人的淫叫聲。

  「啊……主人……我要死了……哼……嗯……您插死我了……啊……我快要受不了……啊啊……啊啊……」

  突然間,比斯凱塔達到了高潮,整個人激烈的在顫抖著,陰道也極速收縮,把肉棒緊緊包覆住,真是讓人爽到不行!

  「啊……啊……哈……呼……哈……呼……」

  這時我停止了抽插動作,享受到肉棒被陰道包覆住的快感,而比斯凱塔則靜靜的躺在床上,初次的性高潮讓她彷彿登上了極樂世界一樣,既舒服又痛快,讓人爽到不行!

  過了一會兒,比斯凱塔回過神來,她發現我正在溫柔的看著她,讓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再加上她又驚覺我還沒有射精,這種「女仆自已爽了,而主人卻沒有爽到的事情,讓她感到有些愧疚?!?br />
  比斯凱塔說道:「主人,很抱歉!剛才我只顧著自已高潮了,卻沒有能讓主人您射精,我還真是個失職的女仆!」

  我搖搖頭說道:「沒有關系啦!以第一次來說,你這樣算是很好了!」
  「可是我……不行!果然還是要讓您射精才行!主人,我雖然沒什么經驗,但是能讓我來主導嗎?」

  「你想要主導當然可以??!那我們就來換個姿勢吧!」

  於是我們便換成了女上男下的騎乘體位,比斯凱塔一手扶著我的肉棒,對準了自已的小穴,慢慢的插了進去。

  「噗滋!」一聲,整個肉棒瞬間就插入了小穴之中,即便已經開苞過了,但是將這么粗大的東西插進身體里,比斯凱塔還是有感到一些不適。

  「啊啊……主人的大肉棒……還是那么的堅挺……果然主人您是男人中的男人!」

  「呵呵,這是當然的啰!論性愛的技術,本大爺可是大陸第一的!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是無人能及的!」

  「主人您說的是!我感到非常的佩服!」

  雖然這只是個場面話,但是聽到比斯凱塔這么說,我還是覺得很滿意,身為男人的面子,可以說是大大的滿足!

  這時我將比斯凱塔的眼鏡給摘了下來,比斯凱塔慌張的伸手就要搶,說道:「主人,請您把眼鏡還給我!沒有眼鏡的話,我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說道:「沒有關系的!比斯凱塔,不如說做愛的時候是可以不用戴眼鏡的,而且……待會兒你在我的身上搖擺的時候,戴眼鏡反而會不方便,這樣子會比較好!」

  「是這樣??!那既然主人都這么說了,那我自然就是全力配合!」

  比斯凱塔話一說完,便雙手扶在我的腹部上,撐起身體,開始扭腰擺臀起來。
  「啊……啊……啊……嗯……啊……啊……啊……」

  雖然比斯凱塔的動作還不是很熟練,但是做起來的感覺還算不錯,我也配合的挺起腰部,肉棒在小穴里不斷的抽插,還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啊……主人……我……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這時我跟比斯凱塔十指相扣,她看起來就像是在騎馬一樣,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體內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些許的淫水正從比斯凱塔的淫穴里流了出來,并滴落在床上。

  「啊……主人……您覺得……舒服嗎……」

  「嗯……很舒服喔……比斯凱塔……」

  「啊啊……主人……待會兒您要射精的時候……請直接射在我的里面……人家今天是安全日……隨便您怎么射都可以……啊啊……」

  聽到比斯凱塔這么說,我頓時感到異常的興奮,或許對男人來說,最能助興的淫話不是「好爽??!」、「好舒服!」、「你好棒!」之類的,而是更加簡單粗暴的東西。

  「你可以直接射在里面!」我相信這一句絕對比什么都有用,如果再加上個「危險日」,或許效果會更明顯,當然后果會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陣的狂抽猛干之后,比斯凱塔被干得全身香汗淋漓,喘氣吁吁,此時的她已無力再搖擺,只能趴在我的身上,任由我繼續干著她。

  「啊啊……主人……我已經……啊啊……」

  「比斯凱塔……你再撐一下……我快要射了!」

  一聽到我快要射了,比斯凱塔便打起了精神,撐起身體,繼續搖擺起來,嘴里嬌聲的的叫著:「啊啊……主人……您的大雞巴……把我干得好爽啊……啊啊……真是舒服死了……啊啊……啊啊……人家快要升天了……」

  這時我使出全力,一陣急速的狂抽猛插,插得比斯凱塔死去活來,全身不住的抽搐痙攣。

  突然間,比斯凱塔又再一次的達到高潮,整個人往后仰,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啊啊啊?。。?!」

  比斯凱塔的陰道極速的收縮,一股股的淫水就這樣噴了出來。

  與此同時,我也痛快的射了精,大量的精液全數射進了她的淫穴。

  高潮過后,比斯凱塔無力的趴在我的身上,射進去的精液混合著淫水,慢慢的流了出來。

  我一手撫摸著比斯凱塔的后背,另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跟她接吻起來。
  這一吻是如此的甜蜜,讓比斯凱塔覺得自已的身心都快要融化了。

  在那之后,我和比斯凱塔便到浴室去洗澡,此時比斯凱塔的身心都被我給征服,我是她值得用一生來侍奉的主人,同時也是在床上帶給她性福的男人。
  比斯凱塔盡心盡力的服侍我洗澡,按摩、擦背和洗頭都技術,全都是無可挑剔!

  「主人,我這一次的表現……您還滿意嗎?」

  「嗯!很不錯!如果你肯在放開一點的話會更好!」

  「我知道了,如果以后您還有需要的話,我會盡量滿足您的!」

  在比斯凱塔的服侍下,我洗了個舒服的澡。

  接著,比斯凱塔就去整理床單,看到床單上還殘留著些許的精液和淫水的痕跡,比斯凱塔不由得一陣臉紅,同時也感覺一絲甜蜜。

  畢竟這是她和主人共同留下的痕跡,也是她永生難忘的回憶。

  幾天后,當我在和同伴們一同到某個迷宮里冒險時,不幸碰到了一只實力強勁的大BOSS。

  由於庫魯庫當天為了處理AL教的事情,而沒有參加這一次的活動,所以隊伍中缺少了可以補血的角色,在大BOSS一個必殺技的攻擊下,除了我以外的同伴們全都被轟的東倒西歪。

  我見同伴們都受了傷,便趕緊拿出飛翔耳飾讓大家緊急逃脫,最后所有人都平安的返回羅格雷斯城。

  看到我們都受了傷,比斯凱塔和其它女仆們趕緊拿出醫藥箱來幫我們療傷。
  比斯凱塔說道:「主人,現在開始進行傷口的消毒,可能會有點痛,還請您忍耐一下!」

  「嗚……好痛!」

  傷口的疼痛讓我忍不住的叫了出來,比斯凱塔熟練的進行包紮工作,很快的我的傷口就處理好了。

  比斯凱塔擔憂的說道:「想不到您居然會被傷這樣,真是辛苦您了!」
  我說道:「這不算什么啦!其它人傷的比較重,待會兒要找個醫生幫她們看一下?!?br />
  「我知道了!」

  「雖然說這一次不小心失手了,但是下一次我一定會打倒那個怪物的!」
  「我也相信主人一定會成功的!」

  「另外由於庫魯庫此次沒有參加活動,隊伍里缺少了治療師,可以說是相當的不利!看來以后還要再找幾個治療師職業的同伴才行?!?br />
  「我會幫您多留意的!」

  我們就這樣一搭一唱的繼續談論下去,雖然比斯凱塔好像只是在隨便的回應我,但事實上她也是有在認真思考我所說的那些問題。

  「還有最近迷宮里的陷阱可真多!上鎖的寶箱也是,雖然這些都可以用道具來回避,但還是挺麻煩的!畢竟冒險最重要的還是要能順利闖關,像這種專門在刁難人的東西還真是討厭!」

  這時比斯凱塔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主人,我有一個提議?!?br />
  「嗯?什么提議?」

  「能讓我也一起參加冒險嗎?」

  「咦?比斯凱塔你也要一起來??!你是認真的嗎?」

  「是的!您別看我這個樣子,其實我曾練過幾年格斗技,要對付一些敵人還是沒有問題的!而且主人您剛才所說的迷宮里的陷阱和障礙物,我也有辦法能夠幫您清除乾凈,所以……請您讓我加入吧!」

  對於比斯凱塔的能力我自然是不會懷疑,而她既然自愿說要協助我,那我當然是舉雙手贊成啰!

  我說道:「我知道了!既然你都這么說的話,那今后就麻煩你啰!比斯凱塔?!?br />  「是的!請您放心的交給我吧!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我比斯凱塔都會為了主人鞠躬盡瘁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