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姐夫與妹妹
姐夫與妹妹

云南时时彩五星和值:姐夫與妹妹

花知本來什么都不知道,生完孩子之后老公的冷淡她也歸咎于自己的花穴變松讓老公沒興趣,他在外面找援交郎花知也只能裝做不知道,日本很多男人都這樣,只要他最后還是回到家里來就夠了。

直到妹夫健次郎找到她,她才知道老公和妹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睡在一起了。

“再深一點……啊……好棒……姐夫的大雞吧肏得我要死掉了……嗚嗚……好舒服……”花崎嬌小的身子被丈夫龍川整個的壓住,兩天修長的美腿大大分開高抬在半空,還穿著紅色的高跟鞋和黑色的漁網襪,讓她的腿看上去更加性感。

“再叫騷一點……再騷一點我就肏得你更舒服……真緊……”龍川緊實的臀部上下起伏著,碩大粗長的陰莖深深的頂進了花崎的騷穴,快速的抽送著,把花崎嬌嫩的腿心干得通紅,“你和你姐姐完全不一樣,我干得力氣都沒有了她才哼哼幾聲,沒趣透了?!?br />
花知和健次郎在他租下的房間里,看著屏幕上交纏在一起的人,聽著丈夫對自己的評價,原來他就是這么看自己的嗎?她和開朗外向的妹妹不一樣,本性就很羞澀,在床上不是很放得開,沒想到丈夫喜歡的是那種在床上放浪的人。

健次郎安裝的攝像頭位置很好,畫面和聲音都清晰的傳過來,里面火熱淫亂的氣氛傳染到屏幕外,他看著里面妻子被姐夫壓在胯下肏得什么淫言浪語都叫出來,抬高了屁股去迎合狠狠搗下來的大雞吧,和他印象里稍微弄得狠了點就哭著鬧著說不要的妻子完全不同,原來她不是不喜歡粗魯的,只是不喜歡自己。

“啊啊……姐夫……干得我好舒服……啊……我比姐姐更騷……干我……好深……比健次郎讓我舒服……他就知道往深處干……一點都不照顧我的敏感點……姐夫好棒……啊……”花崎把腿環在姐夫的腰上,被他用力的頂得在床上晃動,嘴里舒服的淫叫著。

“騷貨……再叫大聲一點……”龍川直起腰,讓深入騷穴的大雞吧變換著抽插的角度,粗碩的陽具在淫水泛濫的花穴里粗暴的掃蕩著,引著被干得發軟的女人進入淫亂癲狂的世界,讓她除了張開腿把騷穴露出來給人肏,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好棒……姐夫……我要被你干死了……下面都合不攏了……啊……太大了……”身上的男人越來越猛的搗干著花崎的小嫩逼,身體都快被貫穿一樣的感覺讓她受不了的要哭出來,卻又忍不住自己不斷的拱起腰,死死的夾緊大肉棒不松開。

“就是要干死你……讓你浪……讓你還敢自己扭屁股來勾引我……”龍川一邊說著一陣狂暴的肏干,抓著花崎白嫩柔軟的雪臀往自己腫脹堅硬的大雞吧上套。

“太深了……啊啊……姐夫太深了……”花崎被頂得頭昏眼花,小腹里又熱又脹,無邊的快感讓她連連尖叫。

“現在就叫有點早了,等我插進更深的地方你再叫也不遲?!繃ǹ刂譜嘔ㄆ櫚難尾蝗盟醞繼幼?,旋轉著紫紅粗大的猙獰肉棒從不同的角度搗開濕漉漉的騷穴,碩大的龜頭頂著敏感的花心戳弄,讓花崎不斷的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不不……不要擠進去……會懷孕的……啊……不要內射……會被健次郎發現的……”花崎哭著往后退,卻被姐夫緊緊的拉住腿,把屁股抬高干得更深,她已經好久沒有允許老公內射了,如果懷孕一定會被發現的。
“為什么不能內射……”花崎晃動著的奶子吸引了男人的目光,兩個人的腿心狠狠的撞在一起,雪白柔嫩的肌膚被床單磨得發紅,“我就是要射進去……射得你的肚子大起來,懷孕了這對奶子就會變得更大,還有奶汁可以喝……”

嫣紅的奶尖被牙齒撕咬著,已經被姐夫按在床上肏了快一下午的花崎快要喘不過氣來,迷醉的雙眼里滿是淚花,自從姐姐快生完孩子之后,她已經很久沒和姐夫做愛了,今天實在忍不住,她的騷穴已經饑渴的流水了,才趁老公健次郎不在找來了姐夫。

他們的第一次是在姐夫家里,那時候她還沒結婚,讀大學的青春貌美大學生,到結婚四年的姐姐家借住,晚上口渴出來喝水,被喝了點酒的姐夫按在漆黑的客廳里掰開雙腿捅了進去。

雖然那時候已經被男朋友開了苞,但是那種完全成人式的入侵讓她記憶深刻,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睡衣被撕成了破布條,那個被叫做姐夫的男人壓在她赤裸的身上不斷的起伏著。

她被干得七葷八素,因為姐姐就睡在隔壁的屋子里,她不敢叫出來,只能捂著嘴承受著姐夫粗大陰莖,又燙又硬的把嬌嫩的小逼日得流水,讓她整個人都要燒起來,雙腿不受控制的的繞在姐夫腰上,隨著他的挺動而搖擺。

在快把她干暈過去的時候男人終于把一波熱精射進了她嬌嫩的花穴里,發根被汗水浸濕,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感受著熾熱的液體洶涌的噴灑在敏感的肉壁上,把媚肉燙得發顫,從來不許男朋友內射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男人的精液灌入的快感。

姐夫射得又熱又多,她哆嗦著身子用緊致的媚肉去吮吸包裹他射精中的陽具,感受著火熱粗長的大雞吧在花穴里不斷的勃動,一只豐盈柔軟的雪乳被擠捏成各種淫靡的形狀,紅櫻桃一樣挺立在雪乳上的奶尖從指縫中被擠出來,濕滑的舌頭從上面滑過。

“姐夫……嗚……我不是姐姐……夠了……不要再干我的小穴里……好麻……嗚……”那時候的花崎單純的以為是喝多了的姐夫把自己誤認成了姐姐,在他射完精半軟的性器還插在花穴里不肯抽出來的時候,只能紅著臉求姐夫把自己放開。

“我知道是你,你姐姐哪有這么騷,”龍川把妻妹壓在身下,緊緊握住一條腿,私處緊密的貼合在一起,緩緩的在裝滿了精液的花穴里攪出黏膩的水聲,“她的騷穴早就被我干松了,哪里像你,隨便插進去干幾下就高潮著噴水,她要等我把她的腿干得合不攏才會高潮?!?br />
“唔……放開……啊……”終于開始掙扎的花崎被又開始變硬的肉棒頂了一下花心,酥麻的感覺讓她癱軟了下去。

“你說我現在把你肏到叫出聲來,讓你姐姐出來看看怎么樣?”男人挺動著腰臀把粗長的大雞吧送進花穴深處,粗壯的柱身把嬌小的花穴塞得滿滿的,讓狹小的穴口都感到些許撕裂一般的疼痛,可是疼痛中又夾雜著讓人酥軟的快感。

“不……不要讓姐姐知道……求你了……”雖然自己是被半強迫,可是被干了那么久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現在這樣花穴里都被射滿了精液的樣子怎么讓人相信她是被迫的,一開始只是羞澀的不敢出聲,現在是害怕的不能出聲。

“那就給我好好聽話,你以為這樣一次就夠了?我要一整晚都插在你的騷穴里,如果你表現好,那我就在你姐姐醒過來前放你回房間,現在給我像母狗一樣趴好,把你的騷穴露出來?!?br /> 那時候還很年輕的花崎害怕被姐姐發現自己被姐夫干了騷穴,只能含著淚一點一點的把大雞吧從騷穴里擠出來,然后想母狗一樣在地板上趴好,抬高屁股把不停滴著淫水的騷穴露出來。

即使在黑暗里也能感受帶男人火熱的目光緊盯著她收縮的小穴不放,花穴開始發癢,淫水滴滴答答的落下,花崎破罐子破摔的想著反正也被干進去了,那根肏過姐姐的大雞吧已經插進了自己的花穴,還不如好好的享受被姐夫肏的快感。

“嗯……姐夫……求你……啊……”花崎搖著屁股吸引男人的目光,被姐夫在嬌嫩的雪臀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根手指插進花穴粗魯的摳挖著,一團團的白漿從濕軟的穴口滑了出來。

“想被我肏了?那就滿足你?!繃ǘ哉飧銎廾迷緹痛瓜蚜?,年輕的身體又性感又有活力,連把腿夾在自己腰上都那么有勁,不像妻子,怎么肏都軟趴趴的沒點動靜。

他把手掌按在兩片光滑的臀瓣上,大拇指壓著被肏翻了沾滿淫水的肥厚陰唇往兩邊掰開,把嫣紅的騷穴掰出了一個小洞,挺著大雞吧毫不留情的一插到底。

花崎悶哼一聲繃緊了身子把臀部抬得更高,碩大火熱的肉棒氣勢洶洶的闖進了花穴,濕軟的嫩肉馬上就緊緊纏上碩大的肉棒,在他的抽插中晃動著身子,一對垂在半空的大奶子擺出炫目的乳波。

“既然死母狗就給我爬,快點……”粗大的雞巴從身后搗弄催促著,花崎只能一點一點的在地板上爬,細弱的雙臂撐著白嫩的身體,跪在地板上的膝蓋隨著大雞吧在花穴里的沖撞不停的顫抖,根本抵抗不了男人的進攻,在身體里抽送翻騰的大雞吧就像抽打在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的鞭子,讓她顫顫巍巍的在客廳里爬動。

“怎么不去那邊?”姐夫的大雞吧在花穴里亂撞,不滿的看著花崎避開了一個角落,那是花知和他的臥室,現在她正在里面熟睡著。龍川深深的干了一記,把整根肉棒都抽了出來,一股乳白的淫液洶涌的流了出來,花崎的細腰忍不住搖擺了起來。

失去肉棒的甬道瘙癢無比,說不出的空虛,只能淫亂的扭著腰臀哭求著姐夫來肏自己。

然后她看著姐夫把那道緊閉的門推開了一道縫,猛的戳了進來,緊張和快感讓花崎顫抖著攀上了高潮,她甚至能看見床鋪上姐姐隆起的身體,卻被姐夫的大雞吧干到了高潮。

一低頭就能看見紫紅猙獰的大雞吧沾滿了淫水,一點一點的從枚紅色的陰唇中間穿過,插入又狠狠抽出,碩大的龜頭在外翻的陰唇上摩擦,被磨得像一朵綻開的花,被姐夫的男根采著里面的蜜水……

那一夜花崎被姐夫的大雞吧肏得死去活來,第二天連走路腿都在打顫,可是心里卻愛死了那種滋味,后面就開始跟姐夫背地里滾在一起。后來嫁給了健次郎,胯下的那根東西比姐夫的還要粗長,可是半點不解情趣,只知道插進去抽送,其他的花樣都不會,被干了幾次就膩了,相比還是姐夫更讓她爽。

她不想懷孕,一直不許健次郎內射,每次被肏到高潮之后他就會抽出來把白花花的濃精射在她的穴口??墑墻惴蜃釹不兜木褪前汛蠹Π傻衷謐庸?,一股一股的濃精灌進宮腔,花崎只好隨時準備著避孕的藥。

“啊啊……好多……姐夫都射給我……嗯……”花崎用力的絞緊甬道,快要被撞飛出去,碩大的龜頭插進了子宮,噴射出濃白的精液,她雙腿緊緊夾住姐夫的腰,渾身抽搐一陣之后被射暈了過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