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樓頂的猥瑣男
樓頂的猥瑣男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樓頂的猥瑣男


正午時分,已經忙碌了一早上的上班族們紛紛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家里離得近的,都已經開始往家里趕了,而離得遠的,則約上幾個同樣不回家的同事,找家大排檔,喝兩杯,吃兩口!

  在一棟很普通的住戶樓里面!頂樓的一戶半掩著的門戶外,有一個苗條的背影趴在上面。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她的身材高桃,不過不是那種纖細的類型,而比較豐韻的那種,相對比較特別的是她的腰很細,又因為她穿的那身灰藍色毛呢連衣背心裙所以顯得臀形特別“突”漂亮,水晶絲襪包裹下的雙腿緊湊細長!再配上磨砂反折高筒女靴,讓見到她這么打扮的人都有種上帝造物神奇的感嘆。

  她叫林茜,在市內一個家電器城當柜長,屬于白領,認識她的人都說她是那種公認的冷漠型美女,因為除了對她的老公,林茜很少對別人笑過,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是淡淡的距離感!

  而她正在看的這戶門的主人,是一個外號叫“楊桃子”的四十歲的光棍,人長得十分的瘦小,身高大約只有一米四不到。見過他的人大多印像深刻的是他頭發很少近似全禿,而且全身上下像雞皮一樣的皺皮,整個人看起來就像個癟氣球。他自己一個人住在頂樓的房子里,因為這戶樓大部分住的都是上班族,所以平時也沒有人會來他所住的這層樓,除了房東催租的時候,大家才知道這樓里面有這號人,其他的時間他也如同隱形人一般居住在這棟樓里面。

  因為今天下班的早,所以林茜下了班,并沒有呆在家里,而是換了衣服,直接上了頂樓,準備曬曬太陽,等上了頂樓,她才突然發現原來頂樓還住了一戶人。

  林茜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在人前她還是很注意克制,所以很少會表現出來,如今難得放松下來,便對這個一直如同隱形人一般住在樓上的人產生了好奇,正巧這人家的門沒關嚴,好奇心驅使下的林茜便悄悄的趴在門檐上向里望去!卻不料這一時的好奇,卻似開啟了她心中的潘多拉魔盒!

  門后的空間很是昏暗!60瓦的黃色燈泡閃爍的光芒基本上可以忽視!一個色澤斑駁的舊凳子上坐著一個男人!那骨瘦如材的脊梁以及那顯得特別大褲衩,襯得那個男人如同一只猴子一樣,這個瘦小的男人低著頭正在專心的擼管,他的一只手里還拿著一張照片,一邊看一邊擼。由于屋里燈光較暗.所以從林茜的方向完全看不清楚照片上是誰。

  房門忽然吱!一聲就被推開了,緊接著房間里忽然就亮了,一個高挑的女人推門而進!

  而此時屋里那個叫楊桃子的瘦小老男人看到有人進來嚇了一跳,一手猛提褲子,一手把手上的照片藏到背后。

  林茜是那種平時看到她的人都會覺得她是那種比較冷,但是絕對不會輕易動怒的女人。

  而這時推門進來的林茜,臉上去卻似乎十分生氣。

  她徑直走到那個一手提著褲子的男人身邊,說,“照片還給我!”

  那男人一臉驚慌,楊桃子這個人到現在還是光棍的原因不光是因為外表,還有個重要因素是他是出了名的懦弱怕事的人。

  這種性格基本沒有那個女人能看得上他。

  楊桃子瘦小的身體在林茜一米七多的身高面前足足矮了一大截,加上他的瘦小跟林茜的豐韻有著巨大的視覺反差。

  他驚恐的看到林茜逼近,兩手慌亂的提褲子想讓遠一點兒。

  結果手上的照片掉在地上,林茜冷冷的彎腰把照片撿起來拿在手里。

  “你好大的膽子,敢偷我的照片?!?br />
  不知怎么的林茜的生氣的語氣里竟然有一絲調戲的感覺。

  “不是不是,我是撿的……那天刮風……我撿的?!?br />
  小男人慌亂的解釋道。

  沒人知道林茜在想什么,居然瞪著那個因為害怕而發抖的男人惡恨恨的說,“那么喜歡看著我照片打手槍嗎,我現在人在這里,表演給我看?!?br />
  林茜居然雙手抱著胳膊在他對面的高背椅上坐了下來,修長的雙腿折疊在一起。那把椅子配上她的身高使她看來來非常高貴。而她對面向侏儒一樣的男人看起來根本就像小怪物。

  楊桃子本就是個膽小的人,被她這樣要求猶豫再叁似乎不想聽從。但當他聽到林茜慢慢的危脅說“我把這件事告訴我老公,你就死定了?!?br />
  時候,楊桃子動搖了!

  他似乎一下子被嚇壞了,臉上的肌肉直抽筋偷偷打量著林茜的臉色,磨蹭再叁慢慢坐在地上的一個小折凳上。小手擅抖的掏出老二開始擼??贍蓯且糯侍饉睦隙雌鵠捶淺5南?,而且又黑又小,但他的卵蛋反而非常大看上去向個大白桃子。林茜的眼中盡是戲謔,“你叫楊桃子,這就是你的桃子?”

  那男的本身就膽小,這樣手發抖的擼了幾分鐘,老二反而慢慢軟掉了。他無奈的看著林茜小聲說“出不來,真的出不來……”

  “就這樣,還敢作這種不要臉的事!”

  林茜原本坐在旁邊的一把高背椅上,這時語氣里盡是鄙視,她伸長那穿著磨砂反折高筒女靴的腳輕輕的踢了踢楊桃子的大白桃子,楊桃子不防備中被踢到??!的呻吟了一聲。林茜的眼神變得有些古怪,她的腳忽然向上將男人那的短小的老二踩在他的肚子上,那男人被踩得一聲尖叫,老二反而一下子興奮起來,越變越硬。林茜眼神中盡是好奇的越踩越用力。

  正當林茜踩的起勁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大叫?;匱劭詞?,卻是滿臉怒容,“你竟敢弄臟我的鞋子!”

  那男人射出來的東西似乎沾到她肉色的水晶絲襪上。

  “我……我給你擦干凈……”

  男人哆嗦的說著,趕緊去找來他常用的衛生紙,跪在林茜的面前,給她仔細的擦。林茜雪白的長腿,豐滿而又修長。跪在地上的男人一邊擦一邊偷看,剛剛射過的話兒居然又硬了。
林茜似乎一直在想什么問題沒有留意到這個男人的眼神。等回過神來,忽視發現這個小男人的話兒又硬了。

  “呸!……”

  林茜微微皺眉盯著那個小男人有些古怪的道“你這是什么毛???”

  對于這個小男人的變化,林茜充滿了好奇,因為她的老公每次在床上的時候都是一發完事接著睡覺。而且一直跟她解釋男人一天只能作一次。她一直都很相信,這時看到這個男人的異狀,似乎有些好奇。不知道怎么的那男人的話兒射過一次后居然似乎變大了一點兒。

  屋里的楊桃子不住的點著他那快禿的頭為自己“又變硬了”陪不是。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br />
  “過來讓我看一下?!?br />
  林茜似乎對那個立即變硬變大的話兒有些好奇。

  “不……不行……”

  這個楊桃子不知道有沒有真正碰過女人,似乎對女人有種莫名的恐懼。

  但是他的這種拒絕明顯讓林茜有些生氣,她站起來就要親自動手。楊桃子站著的時候,頭只有她的胸部那么高,這時也站起來伸手來想要推開她。反被林茜白嫩的纖手一把握住,兩人比拚力氣。楊桃子那看起來已經肌肉萎縮的手臂完全不是林茜的對手。

  不會有人想到,這個在別人眼中冷艷安靜的少婦會有這么暴力的一面!

  楊桃子拚命轉過身去貼著墻想躲開。林茜一把將他按在墻上。她的一只手野蠻的從他褲檔下面掏進去抓住楊桃子的桃子,小男人渾身發抖彷彿很爽一樣發出??!的一聲叫。林茜的另
一只白嫩的纖手抄到前面去揪他的陰莖。當林茜的纖手碰到他的雞巴時,他像被電到一樣拚命把屁股向后躲,直往林茜的懷里坐。林茜索性將他抱在懷里,就向抱著一個畸型的怪胎,一手更野蠻的找他的老二,楊桃子最終沒躲過,被林茜牢牢揪住了老二。起身向牽牛一樣牽著轉過身來。瞪著他跟他冷笑道:“躲呀,還躲呀!”

  楊桃子滿臉通紅,那丑陋的老二被眼前的美人攥在手里,又重新起了變化,那龜頭變得更大了。

  林茜發現手里的東西的變化,好氣又好笑的道:“你毛病挻大的!敢又變大了?!?br />
  楊桃子紅著臉一臉驚恐點頭陪不是“對不起,對不起……”

  “怎么?被我抓著很興奮哪?”

  林茜似笑非笑,用力握著老二,楊桃子立即發出了呻吟。林茜的粉臉上閃過一絲獰笑,猛的用自己豐滿的身體蠻力的將這個禿頂的小男人推頂在墻上。握著老二的手忽然開始快速來回擼動,楊桃子如過電一般的發抖,雙腿直蹬,憋不隹的尖叫,頭上盡是汗。

  室內傳來了一聲女人的尖笑,是那種小孩發現了新玩具一樣的興奮尖叫。

  楊桃子在女人尖笑聲中達到了高潮,他向要被電死的人一樣,渾身擅抖,長滿雞皮的手徒勞的想要推開林茜。林茜正一臉興奮的用另一只手死死的攥著楊桃子的老二,那龜頭向巖漿噴發一樣暴射,林茜的手握住它左右的掃射,就向開機關鎗一樣播撒。

  此時林茜的表情是那么的猙獰,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完全沒有鄰居眼中那在老公懷中小鳥依人的模樣。

  掃射很快就結束了。楊桃子向死狗一樣的攤在旁邊的椅子上發抖。那剛剛射過的老二聳拉著居然還有幾分很堅挺,那龜頭分明比剛才大了許多,紅通通的,似乎還在冒熱氣。

  “第二次居然能射這么多!”

  林茜帶著一絲笑意道,只不過這笑中似乎有一絲獰笑的意思。

  這個男人第二次射的居然比第一次還多,這讓林茜更加興奮了起來!

  那個可憐的小男人,在椅子上只攤了叁四分鐘。就重新被林茜拎起來,重新頂在墻上。高大的女人彎腰把她美麗的臉龐靠近矮小的楊桃子,她眼睛直盯著他的眼睛不放,楊桃子膽怯
的不敢跟她對視,將頭扭向一邊。

  屋內彷彿正在進行一場雌雄之間的戰斗,女人用自己的暴力使弱小的男人屈服了。林茜很滿意楊桃子不敢直視她的眼睛的反應。她佯笑著用一只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撫摸楊桃子的桃子一樣的大白卵蛋,楊桃子打了個哆嗦,然后林茜手指肚隨著卵蛋向上掠莖體,再向上到他變大了的龜頭跟尿道口。楊桃子渾身肌肉因為刺激而繃緊著,他用驚恐的眼神望著林茜。林茜瞇著眼睛享受的盯著他臉上的表情。楊桃子不敢再看她,重新低下頭咬牙忍著。

  林茜反覆的逗弄了它幾下。感覺手指上的東西居然又變大了一些,她有些好奇的蹲下來,看著那個頭部已經跟小桃子一樣猙獰的老二,問楊桃子說,“為什么越射越大?”

  楊桃子嘴里碎碎的說“不是……不是……”

  最終也沒說出來不是什么。

  看著楊桃子那丑陋的東西,林茜仿若在思考著什么!嫩白的俏臉也慢慢紅了起來!

  楊桃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有些驚慌的道“不要不要……”

  林茜已經又慢慢站起來看著小男人冷冷道“不要什么?”,男人沒敢吱聲。林茜用眼神威壓著他,他不敢抬頭。接著女人看著男人的胸口忽然調皮道“我吃點兒奶怎么樣?!?br />
  她用自己豐韻的身體把瘦小的男人頂住,一口含住男人的乳頭。同時她的另一只手一把握住男人的老二,用力的擰動。

  楊桃子的臉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爽開始抽箸,屁股不住扭動,嘴里向被強暴的女人一樣“不要……不要啊……”

  林茜接著吃完這邊再吮另一邊的奶頭,楊桃子雙手胡亂的拿起來又放下不敢反抗。

  接著林茜似乎很有意思的笑了笑,她重新蹲下,臉靠近楊桃子那已經發大到向小紅桃子一樣大的龜頭邊,女人抬頭似笑非笑的盯著楊桃子說,“你怎么向個女人一樣,真有意思……”,
楊桃子臉向要哭一樣看著蹲在自己跨邊的美女道“別別別……”

  看著男人那與自己小嘴不成比例的東西!林茜將嘴張到極限一口將那冒著熱氣的桃子包進嘴里。她腮幫立即鼓了起來,她含著大龜頭脖子向斗雞一樣快速的來回抽動。楊桃子的雙手青箸暴起,十指用力的抓住身后的石灰墻,彷彿受刑一樣在上面留下了十著痕跡。

  這樣的快速抽動,只持續了一分鐘,男人忽然開始,間竭性的渾身擅抖。那含著別人老二的女人彷彿在品嘗很燙的稀飯一樣,她謎著眼睛盯著楊桃子那張扭曲的臉似乎覺得非常有意思,她的脖子保持緩慢的抽動,一直到男人的抖動停止。

  林茜把男人冒著熱氣的大頭棒從嘴里艱難的退了出來。她托起一只白嫩的纖手,從粉紅的小嘴里慢慢吐出大攤大攤的白色粥狀物。小老男人在高潮后的虛脫中喘氣,女人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冷冷的問他,這是什么?男人一臉的懦弱看著她手里的白色物質不敢作聲。

  “你好大的膽子,敢射在我嘴里?”……

  “你給我吃下去?!?br />
  女人忽然一把抓住楊桃子的下巴,將他的嘴強行捏開,將手上的東西蓋進了他嘴里。然后一手捏住男從的鼻了一手續堵住男人的嘴。男人拚命的掙扎,眼睛里滿是驚恐……

  男人的掙扎最終也沒有去的成果,看著艱難吞下自己手中液體的小男人懦怯的樣子,林茜仿若得到滿足一般,松開了抵著楊桃子脖子的手,低頭看著跪趴在地上干咳的小男人!眼中閃爍著快意的光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