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月女俠血戰海樓村
月女俠血戰海樓村

云南时时彩玩法介绍:月女俠血戰海樓村


  一、義誅群匪

  明朝萬歷年間,廣東沿岸水賊猖獗,其中尤以獨眼邪梟歐陽虎率領的黑鯊幫最為兇殘。

  這幫強人在海上橫行擄掠過往船只,在陸地上騷擾附近百里沿岸漁村,百姓苦不堪言。

  這一日午后,雖然風和日麗,一個名叫海樓村的小漁村卻象無數村子一樣,失去了往日的和平安寧。

  海面上出現了七八條快船,乘著風勢飛也似地靠近岸邊,成群的海匪紛紛跳下船,揮著鋼刀利斧闖進村里見人就殺,見財就搶,更放火焚燒房屋。被欺壓慣了的漁民們根本不敢反抗,只是徒勞地求饒、逃命,但回答他們的卻是當頭砍落的屠刀。

  轉眼,便有二三十名村民慘死在匪徒刀下,昔日世外桃源般的海樓村變得如同地獄.

  ⊥在眾海匪肆無忌憚之際,忽然聽見身后一個冷冷的聲音喝道:

  「無恥匪類,還不住手!」

  賊人們紛紛回頭,只見一名身穿貼身白衫白裙,高胸豐臀,烏發盤髻,約莫三十來歲的冷艷女子腰橫寶劍,滿臉輕蔑地看著他們:

  「映月女俠在此,你們還不束手就擒嗎?」

  「映月女俠!」

  「難道是獨挑血手堡的映月女俠???」

  「誅盡毒龍十三寨主的也是她!」

  「聽說前年黑風洞李麻子也是死在她手上!」

  一聽到映月女俠的名號,在場的賊人們頓時失去了剛才的兇悍,臉色大變,紛紛交頭接耳起來,再看向女俠時的目光里已經充滿了恐懼。

  「爾等鼠輩也配提我的名字?」

  映月女俠冷冷一笑,更顯得矜持高傲、不可一世,只見她纖腰輕動,身法快似閃電,一團白影直奔眾海賊飛去。

  當先的七個賊人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已經人頭落地,一腔子汙血噴泉似地涌出。女俠身法好快,輕輕向后一縱,賊屍紛紛倒地,竟沒有一血汙沾到女俠的衣角。

  剩下的海匪又驚又怒,哇哇怪叫著一涌而上,妄圖倚多取勝。

  但成名多年,色藝雙絕的映月女俠又哪會把這群蟊賊放在眼里,這種身手的家夥來再多也是白搭。

  只見女俠施展出成名絕技三十六路飛天劍法,劍光上下翻飛,身姿輕盈曼妙好象仙子下凡一般,出手卻是毫不留情,每一?;嶂戰嵋桓齠窆崧淖鋃襠?。

  不消半盞茶功夫,女俠就將來犯的三十多個水賊全部干掉,回身卻看見漁民們紛紛湊上來看熱鬧,於是問道:

  「這村子里可有主事之人?」

  誰知村民們親眼看見這個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轉眼就將兇神惡煞的海匪全數

  殺死,對她是又敬又畏,遲疑著不敢靠近,一時沒人答話。

  見眾人如此,女俠微微皺了皺眉,心中對村民的懦弱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不由暗暗搖頭.

  這時一個白胡子老頭被兩個青年扶著,顫巍巍地從人群里走到女俠跟前說:

  「老朽就是村長.女俠為我們村除了一大害,請到村里歇息,老朽有事相求?!?br />
  二、夜半兇客

  「原來如此。老人家,你想請我為你們村子除去禍根歐陽虎嗎?」

  一番交談后,映月女俠問村長,見老者連連點頭,女俠不由沈吟。

  歐陽虎的名字她在江湖上早有耳聞,深知此人惡貫滿盈,早欲為民除害已久。

  只是此番女俠乃是為了一樁武林糾葛路過此地,原本女俠已與丈夫穆祿清約定半月之后在杭州會合——那穆祿清也是江南武林名宿,一把八卦紫金刀罕遇敵手,江湖上大有名聲——這次事關重大,牽連甚廣,乃是一樁驚天動地的大事,所以女俠心中難以決斷,但看到村長與眾人殷切期盼的目光,又想到海匪行兇時的殘暴,女俠猶豫片刻,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既然這樣,我就為貴村斬草除根,除掉黑鯊幫這夥劇匪?!?br />
  女俠毅然道,一雙美麗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殺機,「明日請村長找個熟悉海路之人帶路,我乘船前往歐陽虎老巢會他一會?!?br />
  村長連聲答應,又不住道謝.女俠用過晚飯,來到一間空房安歇。早有村婦放下浴桶,請女俠沐浴。映月女俠遣去村婦,將門窗緊閉,脫去衣衫,跨入浴桶洗浴不提。

  須臾女俠沐畢出浴,步履輕盈來到床邊,見梳妝臺上鏡子里映出自家身子,住足看時,只見鏡中絕色美婦滿頭烏發垂瀑,雪膚潮紅,酥胸挺拔,微隆豐滿的肚腹間,肚臍幽深,玉腿修長,分外動人。

  映月女俠將黑發在頸后盤作發髻,伸手輕撫小肚,忽然思及數載之前某夜與丈夫穆祿清欲享魚水之歡時的情形。

  當時夜半無人,二人突發奇想,竟赤身相搏,以添閨閣之樂。

  映月女俠武功修為原在穆祿清之上,交手百招后已是占盡上風.不料穆祿清疲於招架之際,突然反手一掌,啪地一聲,結結實實印在映月女俠臍下三寸丹田之處。

  女俠措手不及之下中招,嚶嚀一聲雙手捧腹彎下腰去,只覺得肚皮下盆腔之內翻江倒海,痛不欲生,連連輕咳不已,鬢邊發絲散落,勉強擡起頭來,望向丈夫的目光不免帶了幾分幽怨,欲說還休。

  穆祿清幾曾見過一向英姿颯爽的妻子這般模樣,心中悸動不已,雙拳雙腳仿佛不聽使喚一樣,竟如連珠炮般擊出,招招不離女俠下腹部。

  這邊廂女俠連連中招,胸前一對小山似的豪乳上下亂顫,滿頭烏黑長發披散開來,不住后退,雙手抱著雪白肚子倒在床上,兩條結實修長的大腿左右叉開,飽滿結實的小腹下那叢黑色叢林間,一抹粉紅溝壑若隱若現,翕張不已,??諼⒄?,嘴里呻吟不住,一雙杏眼里幾乎滴出水來;那邊廂穆祿清趁勢和身壓上,長驅直入,直搗黃龍……

  猛然間,映月女俠心頭一驚,一股濃重的殺意從背后襲來。

  好個映月女俠,身經百戰,臨危絲毫不亂,只見她玉腿倒踢而出,正中身后偷襲之人心窩,只聽見一聲慘嚎,那人倒飛出去七八步撞在墻上,傳來一陣骨骼碎裂之聲,顯是活不了了。

  映月女俠回身正欲上前,不想迎面一條虬髯大漢飛撲而至,雙手握著一柄寒光閃耀的鋼刀,對準女俠小腹膀胱所在直捅將來。

  女俠應變奇快,情急之下雙足蹬地,一絲不掛的豐滿身子向后躍去,卻不料腳下被先前那名賊人掉落的鐵棍一絆,女俠立足不穩,向后仰面落在床上。

  虬髯大漢大吼一聲,撲到映月女俠身上,雙手緊握鋼刀,對著女俠豐滿白皙的下腹部狠狠插落。

  眼見明晃晃的刀刃就要從女人幽深的肚臍刺入,映月女俠忽然心頭清明,當下雙手齊出緊緊抓住大漢粗壯的雙腕,二人一個奮力上擡,一個狠命按下,那刀尖貼著女人肚皮來回晃蕩,幾次險些便要來個一剖到底,卻是映月女俠內力深厚,僵持了片刻,反見那大漢額角青筋暴起,顯是漸漸難支。

  忽聽一聲慘叫,大漢雙手腕骨齊斷,跟著被女俠飛起一腳踢中老二,倒地翻滾怪叫連連.

  冷眼望向腳下一死一活兩名宵小鼠輩,映月女俠輕啐一聲,赤條條地走上前去,提起玉足踏在虬髯大漢面門之上,凜然道:

  「你這惡賊,竟敢偷施暗算,是誰指示還不從實招來!」

  那大漢極是兇悍,嘶聲道:

  「老子就是黑鯊幫幫主歐陽虎!今天栽在你手上,自是無話可說.」

  映月女俠大怒,喝道:「該死!」

  足下用力踩下,大漢一顆蓬頭頓時成了爛西瓜。

  三、女俠破膛

  映月女俠一腳踩死大漢,用劍挑開死屍胸口衣服,果然看到一個青郁郁的老虎頭紋身。

  女俠回身看見滿屋狼藉一片,心中厭惡,忽然想起自己還赤身露體,正欲去取衣裙時,猛然聽見砰地一聲,房門被一股巨力震得四分五裂,村長倒提拐杖破門而入,原本佝僂的腰背挺得筆直,一張老臉上盡是兇戾之氣,兩只鼠眼精光四射,哪里還是白日里那個老態龍鍾的老者?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才是真正的歐陽虎?!?br />
  映月女俠劍尖一抖,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道。

  歐陽虎咧嘴一笑,露出滿口黃黑殘缺的牙齒:

  「那又如何……」

  話只說到一半,映月女俠已經風馳電掣般來到他面前,寶劍連挽數個?;?,直刺歐陽虎的咽喉。

  映月女俠的劍,縱觀整個江湖,恐怕也難找出比她出手更快更準之人。

  所以這封喉一劍毫無懸念地刺中了歐陽虎的咽喉。

  但女俠原本冷漠自信的表情,卻在臉上凝固了。

  原因很簡單,歐陽虎的脖子上套了一層金絲織成的軟甲,被亂蓬蓬的花白胡須擋住,夜里看根本看不出來。

  與此同時,歐陽虎也出手了。

  只見他揚起拐杖輕輕一抖,拐杖表面偽裝的木皮就碎成了無數木屑,露出了里面明晃晃的精鋼長劍。

  說時遲那時快,就見歐陽虎將手中的長劍一抖,對準女俠豐滿白皙的下腹部直紮過去!

  要說以映月女俠的功夫,歐陽虎跟她差得那可是實在太遠,可此時女俠措手不及,完全沒想到對手挨了自己封喉一劍竟安然無事,加上兩人此時站的很近,映月女俠的招數已經使老來不及收招,更別提躲避刺向自己小肚子的這一劍了。

  只聽得「噗嗤」一聲,劍尖不偏不倚,正好從女俠雪白肚皮上那處大而深陷的肚臍眼中插了進去!

  「嗯??!」

  映月女俠發出了一聲銷魂無比的呻吟,那張成熟端莊的臉上精巧的五官因為劇痛而扭曲起來,一雙杏眼瞪得大大的,兩片嬌艷如火的嘴唇張成了「O「形,不可思議地低下頭看著深深紮進自己肚臍眼的利劍。

  「哈哈,叫得可真騷.」

  歐陽虎獰笑一聲,陰惻惻地說道:

  「映月女俠,你可知道老夫的看家本領「剖腹劍法」,專剖女人肚子。今日老夫就看看你這名滿江湖的女俠肚里的玩意與別人到底有何不同!」

  說罷歐陽虎手上用勁將長劍一攪,跟著猛然向前一送!

  「你,?。。?!」

  映月女俠尖叫一聲雙手抱著肚子向前俯下身去,豐臀往后一坐,歐陽虎不待她倒下,長劍已然向下一摁,唰地直剖至少婦豐滿結實的小腹末端,緊跟著往上一揚,就聽得唰啦一聲,劍尖已經挑進了映月女俠的乳溝。

  「啊啊啊啊啊?。。。?!」

  這位色藝雙絕、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奇女子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絕叫,胸前一對碩乳上下一搖,奶頭高高鼓起,一片紫紅色的肝髒從斷裂開來的白森森的胸骨茬子間擠了出來,活象夾在兩只雪白饅頭間的菜葉般晃蕩著,一直拖到敞開的肚皮下。

  緊接著,女人飽滿粗長的大腸象蛇一樣耷拉了下來,連同蒼白的胃袋在一團粉紅色千回百轉的小腸簇擁下爭先恐后地脫離了肚皮的束縛,毫無保留地呈現在對手面前,而嘟嘟囊囊地垂掛在女人潔白修長的玉腿間的腸腑中,赫然吊著一個梨形的紅球,那是女俠曾經孕育生命的器官。

  「我,我肚子、啊啊……肚、肚子啊啊?。。?!」

  慘叫聲中,映月女俠徒勞地試圖用雙手捧起自己的腸髒,求生的本能驅使她踉蹌著轉過身向門外走去,卻沒走上幾步便被自己的大腸絆倒在地,而這一絆更是將她的整副大腸連同直腸一起扯得脫離了肛門.女人的大小腸纏繞在大腿上,隨著她拼命地踢蹬而越拽越長,越堆越多,腸液混合著糞便和尿液流了一地,豐滿白皙的裸體就這么在一片狼藉中掙紮,扭曲,連腳指頭都勾了起來,那張冷艷而端莊的臉已經扭曲得不成樣子。突然,被開膛破肚的女人全身發出一陣垂死的痙攣,豐臀奮力扭動幾下,胸前兩只小山似的豪乳前端同時噴出一股潔白的汁液,美麗的臉龐向右一歪印在冰冷粗礪的青石闆上,就再不動彈了。

  「完」